澳門賭場

咨詢電話:400-123-4567
貿易新聞
貿易新聞
當前位置:澳門賭場 > 貿易新聞 >

對中美貿易爭端下對外經濟政策取向的思考

時間:2019-03-09 11:29 來源:未知 作者:澳門賭場

  中美貿易爭端下,我們需要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相對穩定,不能簡單地跟隨美國的關稅政策走,解決順差問題的思路也不同于解決逆差。

  2018年3月至今,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級。時值年中,如何看待中美貿易問題的實質、前景及政策選擇?筆者思考如下。

  根據以往的經驗,美國的經濟增長只要在2%以上,歐洲增長1.5%以上,我國出口都會有相對較高的增長。所以對于出口增長,尤其對于歐美出口的增長,不必太過擔心。貿易形勢可能沒有那么壞,沒有必要太悲觀,市場自身有著一些內在的機制。

  筆者認為,在某種意義上,美國也沒有真正想大打貿易戰。對中興通訊000063股吧)一劍封喉,但最后放了,說明事情可能沒有那么簡單。中興通訊與微軟、英特爾、IBM、高通等都有合作,封鎖中興通訊對美國企業也不利。通過罰款、改組,大大降低了中興通訊的研發創新和趕超能力。這也說明當貿易制裁真正影響到美國重要的公司、普通民眾利益的時候,美國政府會有補救措施。例如,美國6月15日發布的加征25%的關稅清單中,刪除了4月擬加稅清單中的515種商品,包括電視機、電鋸、熱氣球、雪地摩托車和垃圾壓縮機,部分制藥和醫療產品以及某些鋼鐵、鋁產品等。此外,據媒體報道,美國國會參議院7月26日通過口頭表決一致通過了一項《綜合關稅法》,同意降低超過1600種進口商品的關稅,其中近一半來自中國。

  25%的關稅是對340億美元,對2000億美元的出口征收關稅是10%。按照貿易戰標準這并不高。2017年2月2日,美國商務部發布最終裁定認為,從中國進口的不銹鋼板和鋼帶獲得補貼,以低于合理水平的價格在美國市場傾銷。確認這些進口產品的反傾銷稅率在63.86%至76.64%之間,針對強制應訴企業“山西太鋼不銹000825股吧)鋼有限公司”的反補貼稅率為75.60%。這一反傾銷稅將生效持續5年。

  歷史上,美國貿易戰時的關稅是比較高的。如1816年美國國會通過的保護關稅法案,對棉花、生鐵、紙張和玻璃原料及其制品實行特別保護,關稅稅率提高到7.5%—30%,征稅范圍占進口品的43%;1824年達到47%,1832年以后又有所降低,但到1857年,一般都高于20%。南北戰爭期間,平均關稅達到48%,1872年降低到了10%,1875年又提高到內戰時的水平。1883年既有降低也有提高,1890年10月1日美國國會通過麥金萊稅率,把進口稅率提高到平均38%—49.5%,個別商品稅率如鋼鐵、玻璃、棉織品、麻織品、布料的進口稅率在50%—60%;1894年8月,通過了減稅法案,把羊毛、青銅、木材列入免稅之列,但平均關稅稅率也達到30%—39%。

  高關稅曾經推動了美國的出口,抑制了同類產品的進口,促進了美國制造業的增長。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關稅,則是在持續不斷下降的。在已經下降了的情況下,提高10%、20%的關稅,對于中國來說影響有限,中國畢竟是發展中國家,中低端制造業產品的單位價格相對低,價格彈性(我國同類產品只有國際價格的1/2到1/4)和匯率彈性較大。但對于發達國家來說,沖擊力比較大。因為發達國家價格體系相對穩定,價格和匯率彈性小,關稅提高對市場的壓力較大。

  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從2005年的8.27升至6.11,升幅達30%多,我國企業也都適應了。在升值過程當中,企業不僅沒有削價競爭,而且還提高了價格,且提價的幅度超過了匯率上升的幅度。這說明,企業對出口價格的適應能力很強,或者說出口品的價格彈性很強,大多數企業用一年左右的時間就應該能夠適應10%、25%的稅率。關稅提高不是關閉市場大門,僅僅是一個價格調整的幅度。我國的高科技產品或者說機電產品的價格彈性要好于其他商品,而且關稅提高對國內所有企業都是一樣的,經過一定時間,企業會逐漸適應。這些企業通過調整城市、區域布局,就可以通過降低土地、房租、用工成本等舉措來降低價格。真打貿易戰,關稅會很高,高到對方產品無法進入本國市場。現在可能不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  我們真正需要擔心和考慮的問題是:如果說美國提高10%和25%的關稅不起作用,中國對美國出口依然增長,貿易順差仍很大,美國后續是否會再搞反補貼、反傾銷,把關稅提高到40%到50%甚至更高。這樣就會關閉市場的大門。這個時間過程大體在特朗普總統的中期選舉之后和2020年連任之后。這需要觀察,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考慮應對策略。

  2017年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,采取了一系列舉措來振興美國經濟。其對內的目的是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。這些新舉措讓世界看不懂,甚至使盟友、伙伴翻臉。尤其是提高諸多產品的關稅,并威脅關稅報復者擴大加征額度;還禁止各國企業與伊朗進行石油交易,退出國際組織和協議等,給世界經濟蒙上了危機的陰影。

  一些戰略家對特朗普感到陌生,發現用過去的政治學、戰略學、經濟學理論進行分析,既把握不住也預測不了特朗普的行為:人們尚未掌握、習慣企業家成為政治家的思維邏輯。在筆者看來,特朗普讓諸多國家感到不確定、不可捉摸,其實是市場的變幻莫測培養了他的思維方法并運用到國家競爭中。企業家對利益、數據和市場是敏感的,為國家、為選民解決自身的最大問題,謀取、獲得絕對優勢地位和利益是最大的政治。

  美國海外最大的問題就是各種負擔沉重,國內最大的問題是解決近8000億美元的貨物貿易逆差,這可以大大降低美國的財政負擔,減少進口擴大出口,增加就業和百姓收入,使得技術創新、增長率保持絕對的競爭優勢,讓美國再次強大。這自然就會贏得選民支持。美國在7國集團中,最近十年,獲得了絕對的優勢地位,其經濟規模遠超六國中的任何一國。2016年,日本經濟49386億美元,是六國中規模最大的,但也只有美國的26.05%;但2016年,中國的經濟規模是美國的63%,中國的追趕成為美國的壓力。1993年,日本經濟的規模也曾經是美國的66%,1995年甚至達到74%。不難看出,特朗普是想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遠遠甩開,使其在經濟、技術創新和未來產業競爭優勢上,絕對無法構成對美國的挑戰和壓力。

  圍繞上述目標,特朗普必定是多措并舉,包括以退為進,放棄美國已經建立的一些全球化體制和機制,試圖用貿易逆差、美元交易和清算、美國的技術和制度等優勢,讓美國的實力更為顯著。他不要名義的領導地位,而是要實力上的領袖地位。在對外方面,他試圖建立起以美國為標準的市場經濟制度,自信在這樣的市場經濟制度下,美國能夠取得優勢地位,而實際未必能如其所愿。

  2015年8月,人民幣的一次性貶值,引起了市場恐慌,也帶來外匯儲備的減少,增加了央行調控市場的壓力。2017年第一季度以后,人民幣升值,央行的調控壓力減小,市場恐慌情緒消失。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的貨幣,保持匯率的穩定,更有利于市場預期的穩定和金融的穩定。況且,匯率持續下跌,不利于經濟轉型升級,也不利于解決貿易順差問題。

  美國提高關稅的實質不是貿易戰,而是顛覆性思路的招商引資政策戰。國內降低所得稅、高調保護知識產權、提高關稅等,實際就是吸引跨國公司到美國投資建立工廠,就是增加進口成本或迫使競爭國家降低關稅,擴大美國的出口。要求盟友增加費用開支等,是減輕美國經濟負擔,保障美國經濟的穩定、創新、增長活力。

  貿易戰打擊全球價值鏈,這個價值鏈不是國家之間的,而是跨國公司的。價值鏈的布局在哪里,跨國公司可以根據成本、價格和利潤以及配套、便利等條件,隨時調整。因此,關稅的實質是吸引跨國公司調整國別投資布局,鼓勵企業到美國去設立工廠。加征關稅的政策出臺后,給予了美國企業豁免期,這等于給予了跨國公司撤資的時間,以確保其無損失撤資。

  美國現在一系列的舉措,是從貿易逆差角度來考慮的;而我國的問題是貿易順差大。筆者認為,中國可從以下五個方面解決貿易順差的問題。

  一是轉貿易品為投資品,把順差的貿易品轉化為在東道國的投資,促進其發展,減少其進口。這是解決貿易順差最重要的手段。

  二是改變貿易順差的貨幣結構。為什么美國有巨大逆差?因為美國如果沒有逆差,美元就不可能國際化,因此逆差對美國不是問題。美國真正擔心的是順差國的產業在未來占據了國際競爭優勢。對此,我們要研究貨幣的計價、結算、交易,用各國本幣進行計價、交易、貿易、結算、投資,并建立起清算支付體系。當然這是比較長遠的戰略。

  三是強化競爭優勢。中國具有美國不具備且學不了的競爭優勢。如人口多、市場規模大、產業產品配套好、產業鏈條長、人才充足、交貨時間有保障等,中低端產業的性價比具有壓倒性國際競爭優勢。我們要用這個優勢,吸引美國高端企業到中國投資。

  四是轉弱勢為優勢,加大開放力度。我國經濟也存在很大的弱勢,這就是缺乏有效可靠的自主知識產權保護制度。與發達國家比較,我國市場開放度不足(包括對民營企業的開放度不足,教育、醫院方面很突出)。如果我們在這些方面進行改革、開放,就會有更大的吸引力,吸引高質量的外資。

  五是發揮潛力,解決技術差距。原始創新需要從民族特色和歷史沉淀的技術中去尋找并進行突破,這種創新不會涉及國外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而導致侵權訴訟。比如中醫的藥物炮制有各種特殊的方法,這些需要特殊的器械、容器、工具和設備來生產,研發這些技術和設備就是中國獨有的。此外,很多手工方面的不可言傳的經驗,轉化為可測量、控制的現代技術、設備,也有著廣闊的前景。

谁玩幸运飞艇天天赚钱的